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社会工作与社会公义:呼吁新实践的宣言

来源: | 发布时间:2012/6/21 14:34:22 | 浏览次数:

 

社会工作与社会公义:呼吁新实践的宣言
英国利物浦大学社会工作教授Chris Jones
英国斯特灵大学社会工作讲师Iain Ferguson
英国利物浦大学社会政策高级讲师Michael Lavalette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社会工作讲师Laura Penketh
季耶欧阳达初译
按:2004年12月,英国有大约60位社工发起一次名为「我不是来干如此的社会工作的!」(I did not come into social work for this!)聚会,会上大家同意发起一个广泛连结前线社福从业员、服务使用者、社工学生和进步学者的网络「社会工作行动网络」(Social Work Action Network),一起抗衡英国社福界多年以来
这份由四位学者起草的宣言就是聚会的成果,至今已有1000人联署。 它反映了他们对当前英国社福界危机的根源的分析,和期望汲取各种各样的人民运动的「希望的资源」,以催生进步的社会福利和社会工作。 读者不难从这份宣言中联想到本地社福界的现况,并借鉴其中有益的部份,推动本地社会福利的发展。 「社会工作行动网络」主要工作是主管网站、举办年会及不定期讨论会。
有兴趣的读者可到他们的网站( www.socialworkfuture.org )或参考英国《卫报》今年三月的采访( www.guardian.co.uk/society/2009/mar/11/social-work-action -network )。 2009-3-22
1.如今的社会工作
如今英国的社会工作体系已经迷失了方向。 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了,早在三十年前就有人讨论它的危机了。 本宣言的立场是:「社会工作的危机」再也不能持续下去了。 我们需要探索别的更有效方式来阻止当前社会工作的主流模式,规划出一项新的实践方式。
我们中间有很多人曾参与过社会工作(还有些人至今仍在做社会工作),它向我们允诺的目的就是追求社会的正义,最起码也是希望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一些积极的改变。 但是现在我们所能做的社会工作范围却越来越少。
导致这一现象的因素有:管理主义、服务专案零碎、财政限制、资源缺乏、严重的官僚化、工作量过大,以及日益盛行针对员工表现的所谓「关怀式」管理手法、社会工作的私营化。 虽然这些问题一直存在于政府办的社会工作,但现在它们却越来越主导着工作在前线的社会工作者,决定了给使用者服务的内容。 这既使得社会工作的管理人员和一线工作者日益疏远,也使得一线工作者和受益者产生距离感。 如今的社工管理层主要关心的是如何控制预算,而不是如何为受益者服务。 社会工作者与其服务受众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接近监督和控制,而并非充满关怀的关系。
如果社会工作的基本方向不予以改变的话,我们认为增设新的社工学位或新的团体如“社会关怀局”(the Social Care Councils)来协助也是难以改善目前的状况的。以上的问题不仅是技术层次的,更触及深层次的矛盾。以上的问题不仅是技术层次的,更触及深层次的矛盾。 单靠个别的地区机关所提供的「现金奖励」,以图减轻员工流失的危机,其实只是转移了我们的视线。单靠个别的地区机关所提供的「现金奖励」,以图减轻员工流失的危机,其实只是转移了我们的视线。
由于对这些问题缺乏一个有组织的响应,人们过去多只有从不同的方式个别地响应。由于对这些问题缺乏一个有组织的回应,人们过去多只有从不同的方式个别地回应。比如有些人离开了社会工作这一职业,当然这只是少数。比如有些人离开了社会工作这一职业,当然这只是少数。 还有一些人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尝试做一些更全面的服务,比如加入志愿机构,或者参加更专业化的服务组织。还有一些人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尝试做一些更全面的服务,比如加入志愿机构,或者参加更专业化的服务组织。但这显然并不适合大部分人。但这显然并不适合大部分人。 即使在志愿团体中,管理主义的倾向也是越来越严重的。即使在志愿团体中,管理主义的倾向也是越来越严重的。
我们认为社会工作应委身于公义、改善贫穷、减少社会歧视,这种使命到今天更需要我们去捍卫。我们认为社会工作应委身于公义、改善贫穷、减少社会歧视,这种使命到今天更需要我们去捍卫。社会工作超越了一般福利国家的专业,它要寻求公共事务与个人问题的关联,并且需要将问题在社会上突出来,这是一项道德化的责任。社会工作超越了一般福利国家的专业,它要寻求公共事务与个人问题的关联,并且需要将问题在社会上突出来,这是一项道德化的责任。正因如此,社会上很多有权有势的人整天希望社会工作受到打击以及「去道德化」,不希望社会工作关注一些困扰着我们的苦难和不足。正因如此,社会上很多有权有势的人整天希望社会工作受到打击以及「去道德化」,不希望社会工作关注一些困扰着我们的苦难和不足。单就这一点来说,我们就值得去捍卫社会工作的传统。单就这一点来说,我们就值得去捍卫社会工作的传统。
现时社会工作在社会上的地位及名声不断下降,这与我们的服务对象在社会上面对同样的情况必然有关。现时社会工作在社会上的地位及名声不断下降,这与我们的服务对象在社会上面对同样的情况必然有关。社会工作服务的对象几乎都是我们社会中的弱势及被贫困化的群体,他们从新工党的福利改革中获益最少。社会工作服务的对象几乎都是我们社会中的弱势及被贫困化的群体,他们从新工党的福利改革中获益最少。事实上在新工党的领导下,我们不仅见证着社会不平等的差距急剧扩大,更甚的是,愈来愈多寻求庇护者、年青人、贫穷家庭等,都受到极大的「妖魔化」所抹黑,而他们都是社会工作所接触的一群。事实上在新工党的领导下,我们不仅见证着社会不平等的差距急剧扩大,更甚的是,愈来愈多寻求庇护者、年青人、贫穷家庭等,都受到极大的「妖魔化」所抹黑,而他们都是社会工作所接触的一群。可惜,现时很多社会工作者的任务几乎就是眼睁睁地看着人们生活质素的一步步下滑而无能为力。可惜,现时很多社会工作者的任务几乎就是眼睁睁地看着人们生活质素的一步步下滑而无能为力。
所以,与那些乐于看到社会工作成为一种饱受挫败而且噤若寒蝉的职业的人相反,我们尽力使社会工作以预防工作为主,并且承认集体方法的价值。所以,与那些乐于看到社会工作成为一种饱受挫败而且噤若寒蝉的职业的人相反,我们尽力使社会工作以预防工作为主,并且承认集体方法的价值。我们同时见到,连很好的个案工作,也由于上述的社会趋势而受到了损害。我们同时见到,连很好的个案工作,也由于上述的社会趋势而受到了损害。 社会工作需要理解服务使用者在日常生活中面对的情绪、社会资源斗争的经验及其投入的力量,以形成自己的见解,争取改变社会政策。社会工作需要理解服务使用者在日常生活中面对的情绪、社会资源斗争的经验及其投入的力量,以形成自己的见解,争取改变社会政策。
2. 新的希望资源(Resources of hope)
许多社会工作者对现有的方向感到失望,并看不到改变的希望。许多社会工作者对现有的方向感到失望,并看不到改变的希望。考虑到这25年来政治家们和小报刊对社会工作及社会工作者的诟病,大家有些失望和气馁是可以理解的。考虑到这25年来政治家们和小报刊对社会工作及社会工作者的诟病,大家有些失望和气馁是可以理解的。 但危险的是,我们绝不可以让这些蒙蔽了我们的双眼,而看不见近来社会上出现了很多可以带来新希望的对策,这些或许可以使我们重振社会工作,使它更好地建设公正和人性化的社会。但危险的是,我们绝不可以让这些蒙蔽了我们的双眼,而看不见近来社会上出现了很多可以带来新希望的对策,这些或许可以使我们重振社会工作,使它更好地建设公正和人性化的社会。
在过去二十年里,社会服务使用者运动也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如残疾运动,精神复康者运动,它们为解决社会与个人问题提供了新的视野和方式。在过去二十年里,社会服务使用者运动也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如残疾运动,精神复康者运动,它们为解决社会与个人问题提供了新的视野和方式。它们发展出很多恰当及有趣的方式来满足受益者的需要,当中最重中的是体现出集体倡导(collective advocacy)的精神,例如一些精神复康团体(Hearing Voices groups),以及由使用者主导的「俱乐部式」(Clubhouse model)的组织等等。它们发展出很多恰当及有趣的方式来满足受益者的需要,当中最重中的是体现出集体倡导(collective advocacy)的精神,例如一些精神复康团体(Hearing Voices groups),以及由使用者主导的「俱乐部式」(Clubhouse model)的组织等等。 这些模式不是从专业社会工作而生,而是从使用者本身的角度发展起来的。这些模式不是从专业社会工作而生,而是从使用者本身的角度发展起来的。我们的社会工作要积极参与其中并向其学习,与它们建立合作关系,并更新我们的视野。我们的社会工作要积极参与其中并向其学习,与它们建立合作关系,并更新我们的视野。
另外近些年也出现了不断增强的全球反抗资本主义和战争的运动。另外近些年也出现了不断增强的全球反抗资本主义和战争的运动。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社会工作也深受“六十年代精神”的影响:反战运动,黑人民权运动和妇女运动,正是这一精神为后来反抗压迫的社会工作实践奠定了基础。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社会工作也深受“六十年代精神”的影响:反战运动,黑人民权运动和妇女运动,正是这一精神为后来反抗压迫的社会工作实践奠定了基础。今天类似的社会运动再次兴起。今天类似的社会运动再次兴起。 反资本主义和反战运动所蕴含的“伟大希望资源”远远超过我们30年来拥有的资源。反资本主义和反战运动所蕴含的“伟大希望资源”远远超过我们30年来拥有的资源。这些运动一直都包含着受益者组织及非政府组织(user groups and NGO's)所追求的目标,社会正义问题是其关心的核心问题。这些运动一直都包含着受益者组织及非政府组织(user groups and NGO's)所追求的目标,社会正义问题是其关心的核心问题。 它们已经揭穿了正统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谎言,并揭示了其对全世界穷苦人造成的恶劣影响,包括环境恶化和社会公共服务的私有化等等。它们已经揭穿了正统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谎言,并揭示了其对全世界穷苦人造成的恶劣影响,包括环境恶化和社会公共服务的私有化等等。
反资本主义运动起源于1999年人们在西雅图对世界贸易组织第三次部长会议的抵抗运动,现在它已经扩展至全球范围。反资本主义运动起源于1999年人们在西雅图对世界贸易组织第三次部长会议的抵抗运动,现在它已经扩展至全球范围。 近年来反资本主义的运动已经和反帝国主义及反战的运动结合在一起了。近年来反资本主义的运动已经和反帝国主义及反战的运动结合在一起了。在2003年2月,反资本主义的抵抗运动戏剧性地来到了英国,在伦敦有大约两百万人参加了反对伊拉克战争的示威活动。在2003年2月,反资本主义的抵抗运动戏剧性地来到了英国,在伦敦有大约两百万人参加了反对伊拉克战争的示威活动。这场运动范围之广,参加人数之多,以及其中蕴含的激情与力量,使得很多失望的人又重新振奋起来。这场运动范围之广,参加人数之多,以及其中蕴含的激情与力量,使得很多失望的人又重新振奋起来。它还使工会运动中埋藏已久的反抗精神复苏了。它还使工会运动中埋藏已久的反抗精神复苏了。
但这些运动并不仅仅只是反对资本主义与战争,它们还在积极思考世界的未来。但这些运动并不仅仅只是反对资本主义与战争,它们还在积极思考世界的未来。在最近三年里,很多人通过世界性或欧洲范围内的各种社会论坛,聚在一起讨论未来的世界。在最近三年里,很多人通过世界性或欧洲范围内的各种社会论坛,聚在一起讨论未来的世界。这些讨论有利于我们重塑一种新的社会工作,而且新的核心理念是反资本主义的,比如民主,团结,责任,参与,公正,平等,自由,多元。这些讨论有利于我们重塑一种新的社会工作,而且新的核心理念是反资本主义的,比如民主,团结,责任,参与,公正,平等,自由,多元。
因此摆在我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老路,前方是日益严重的官僚化和市场化,等待前线社会工作者的是阻挠和失望;而另一条则是新路,它有可能使我们的社会工作,通过利用当前争取美好世界未来的集体运动所发掘的资源,获得新生。因此摆在我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老路,前方是日益严重的官僚化和市场化,等待前线社会工作者的是阻挠和失望;而另一条则是新路,它有可能使我们的社会工作,通过利用当前争取美好世界未来的集体运动所发掘的资源,获得新生。
3. 一项合乎道德的职业(An Ethical Career)
英国社会工作的长期危机告诉了我们许多事情。英国社会工作的长期危机告诉了我们许多事情。它使得我们每一个负责任的人都不愿意接受现状,使我们可能摆脱过去那种专业的傲慢态度,使我们认识到进步的改革必须包括受益者和所有前线社会工作者的参与。它使得我们每一个负责任的人都不愿意接受现状,使我们可能摆脱过去那种专业的傲慢态度,使我们认识到进步的改革必须包括受益者和所有前线社会工作者的参与。社会工作的高级管理人员过去一直作为改革的代理人享受着改革的好处。社会工作的高级管理人员过去一直作为改革的代理人享受着改革的好处。 现在我们认识到由经费主导的福利体系对人类福利是残酷而不利的,它导致我们很多社会工作者和受益者流失,这种因果关系在社会工作系统中随处可见。现在我们认识到由经费主导的福利体系对人类福利是残酷而不利的,它导致我们很多社会工作者和受益者流失,这种因果关系在社会工作系统中随处可见。
这些年的混乱状况已经突出地说明了:如何界定社会工作,不应该根据它如何为国家尽职,而是应该根据它的价值基础。这些年的混乱状况已经突出地说明了:如何界定社会工作,不应该根据它如何为国家尽职,而是应该根据它的价值基础。这些年的经验尤其是给了我们一个非常明显的教训,就是需要有集体组织,藉以捍卫社会工作是以社会公义为基础的愿景,同时也捍卫足以实现这个愿景的工作条件。这些年的经验尤其是给了我们一个非常明显的教训,就是需要有集体组织,借以捍卫社会工作是以社会公义为基础的愿景,同时也捍卫足以实现这个愿景的工作条件。
正如我们在宣言开头提到的,在过去人们参与社会工作的原因是它好像提供了一种不必剥削和压迫人的谋生方式,但相反它的功能是推进社会变革,虽然作用微小。正如我们在宣言开头提到的,在过去人们参与社会工作的原因是它好像提供了一种不必剥削和压迫人的谋生方式,但相反它的功能是推进社会变革,虽然作用微小。换而言之,社会工作是一种合乎道德的职业。换而言之,社会工作是一种合乎道德的职业。 近十五年来,当管理主义和市场化引入社会工作后,其中社会改革的功能就被排挤出去了。近十五年来,当管理主义和市场化引入社会工作后,其中社会改革的功能就被排挤出去了。但现在想来参加社会工作的人大多数依然不是想去当监控、小区管理人员,而是想切实为改善穷苦人民的生活贡献自己的努力。但现在想来参加社会工作的人大多数依然不是想去当监控、社区管理人员,而是想切实为改善穷苦人民的生活贡献自己的努力。如果他们的理想与现实的差距逐步扩大,势必将在社会工作者中间滋生大量的不满及困扰的情绪。如果他们的理想与现实的差距逐步扩大,势必将在社会工作者中间滋生大量的不满及困扰的情绪。正是由于认识到社会工作可以超越现在的实践,我们中很多人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正是由于认识到社会工作可以超越现在的实践,我们中很多人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
我们注意到「人类与地球」(People and Planet)的组织将社会工作纳入其「道德职业服务」(Ethical Careers Service)范畴之列。我们注意到「人类与地球」(People and Planet)的组织将社会工作纳入其「道德职业服务」(Ethical Careers Service)范畴之列。 如果它的进步性目标能够全部或部分地实现,我们就有必要组织一套共同分享的「反压迫社会工作」的方向。如果它的进步性目标能够全部或部分地实现,我们就有必要组织一套共同分享的「反压迫社会工作」的方向。
本宣言仅是为推动这种认识和这种组织尽绵薄之力。本宣言仅是为推动这种认识和这种组织尽绵薄之力。

TAG: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关闭
优势力公告

优势力社会工作发展中心招聘公告 

长期招聘
 
项目主任;项目专员/项目经理;服务领域主管;一线社工;社工助理;专职/兼职研究员;评估助理(可实习)
 
欢迎投简历!